第640章 大长老
书名:炼体十万年 作者:上将 司 令 本章字数:2457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13:37:10

紫英等人狼狈而去,庭院恢复平静。

而与此同时,秦风出手秒败紫英等人的事,也快速传开,迅速扫过整个血神宫,顿时,血神宫震动。

在青霄如此局势下,血剑神带着秦风前来拜会,明显别有用心,而秦风又是神女的哥哥,且神女对他的依恋,仿佛超脱兄妹之间的关系,这等情况下,秦风可谓备受瞩目。

诸多血修嘲讽喝斥,自是吸引无数目光,几乎所有人都知道。

初始时,秦风不予理会,皆是神女压制,本以为,秦风不会有所回应,没想到今日却做出回应。

而且一出手,便秒败紫英等人。

紫英等人在血神宫可不是普通弟子,虽说还无法和几位神子神女比肩,却也是仅次于那些神子神女的存在,战力不可谓不强。

饶是如此,却遭秒败,即便联手,也非一合之敌,可见秦风之强。

“不愧是能在截天道场中,横扫诸强的人物,果然非凡绝世。”

有人感叹秦风的实力。

“哼,只是碾压紫英等人而已,还称不上绝世,而且他的境界更高,紫英他们落败并不意外。”

有人不敢苟同。

咻咻咻。

那一日,又有诸多强者从血神宫各个角落中走出,直指秦风所在的庭院而去,那些身影,都是天神七重境。

之前低估了秦风境界,心高气傲、自持身份做不出恃强凌弱之事,但现在,秦风即是七重境,他们便无需顾虑,而且秦风已经出手回应,那么,自当领教。

只可惜,他们自信而来,皆是狼狈而归,无人能力压秦风,甚至反被剑意横扫,这一下,整个血神宫更加震动了。

到最后,甚至有神子人物出关,找上秦风。

“道友在血神宫出手伤人,是否有些过了?”此时,庭院外有道白衣青年降临,神色平淡的看着秦风。

“既然想找我麻烦,就得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。”秦风同样平淡的看着对方,丝毫没有在意,那淡漠的神色,仿佛根本没将对方放在眼里。

他不在乎对方是谁,在血神宫有何身份,既来此,想要出手,就别怪他出手无情,这就是他的态度。

“道友如此狂妄,莫非以为血神宫无人?”白衣青年凝视着秦风,神色渐渐浮现出寒霜。

“血神宫不断找我麻烦,又是否以为我好欺?”秦风不答反问。

“看来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,血神宫神子慕飞尘,请赐教。”慕飞尘不再废话,血意快速攀升,浓稠血意如潮般扑向秦风。

不管是倾慕燕轻舞也好,还是窥觑秦风道果也罢,他也不允许秦风如此羞辱血神宫,连续出手伤人,真以为血神宫没人能压制他不成?

秦风同样没有废话,一步踏出,血剑自生。

他揣测过血神宫主的态度,当初出手没能引起什么回应,他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,既如此,谁敢找他麻烦,他必不留情。

“住手。”

就在两人即将出手时,突然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,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呼啸而来。

“我父亲要见你。”华晨风看着秦风道。

“大长老?”秦风诧异。

他知道华晨风的父亲是谁。

华久洲,血神宫大长老,一身修为早已达到天神巅峰,战力强绝无匹,即便是血神宫那些巅峰人物,都无人是他之敌,放眼血神宫,是仅次于血神宫主的人物。

对于华久洲,秦风是有几分感激的,毕竟这些年来,是他悉心培养,才使得燕轻舞有如此蜕变。

有他在,才庇护燕轻舞平安成长。

这份情,他是记着的,只是碍于血神宫主没有表态,他没有前去拜访,此刻既然华久洲主动相邀,便去看看也无妨。

“好。”秦风没有回绝,随华晨风而去。

幕飞尘血意犹在,正欲开口,却见华晨风望来,那双深邃的血瞳中,似传递着什么讯息,幕飞尘这才作罢。

秦风随华晨风来到一座血色山峰上,山巅是一处百丈方圆的平地,上面空无一物,唯有血意浓稠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道身影盘坐修行,赫然正是大长老华久洲。

秦风往前而去。

华久洲活了数万载,但容颜却似中年,眉心剑目,面如刀削,给人极致干练的感觉,感受到秦风到来,他抬头望来。

“坐吧。”

华久洲双目低垂,淡淡出声。

秦风倒是干脆,虽说没有桌椅,却直接盘坐在华久洲对面,青衣飘飘,说不出的潇洒自若,丝毫没有因为对面是天神巅峰,血神宫大长老而有所局促,反而像是平辈论交般。

这一幕,使得华晨风重重冷哼了声。

他父亲何等实力,那是天神巅峰无双的存在,放眼整个青霄,即便是三位伪尊当面,顶多也只是垂首行礼便可,至于其他人,就当给他行礼了,便是那些霸主势力之主,也得以礼相待才行。

而这秦风,不过是血剑神弟子,区区七重天神而已,也敢如此坦然坐下,和他父亲平起平坐吗?

他哪来的资格?

不过华久洲却是没有在意这些,只是淡淡道:“轻舞和是说起过你,我能看出,她很喜欢你这个哥哥。”

华久洲所谓的喜欢,不仅仅只是单纯的喜欢,现在的喜欢,或许还是以亲情依赖为主的情愫,但保不准何时就会成为另一种喜欢,而且两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,因此,华久洲才会主动要见秦风。

对于华久洲话里有话,秦风自然能够听出,他摇头而笑,“大长老多虑了,我也很喜欢轻舞那丫头,但这喜欢,永远都只是基于亲情之上,不会参杂其他。”

“我相信你。”

华久洲轻轻点头,有些随意,看得出,他并不相信秦风的话,转而又道:“轻舞告诉我,是你打开了她的血脉封禁,让她能够修行,对此,我当对你说声谢谢。”

秦风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,正色道:“轻舞是我妹妹,这本就是我该做的,倒是血神宫这些年悉心培养,要说谢也该是我。”

说话间,秦风手掌翻动,三枚道果出现在手,递给华久洲。

“我现在能拿得出手的,也只有道果,数量不多,还望大长老能够收下,算是我的一点心意,对于血神宫培养舍妹之情,他日定会再报。”秦风开口道。

看到三枚道果时,华晨风的神色明显变化了下,他服用过道果,很清楚道果的价值,不过很快便又想笑。

他日再报?

这是想报恩?

只是血神宫何等势力,他拿什么来报,从到来后便盘膝而坐,再到此刻大言不惭,华晨风对秦风的敌意已是越来越浓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