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 前往拍卖会
书名:亦皇 作者:天星神幻 本章字数:446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15:01:44

晨曦未至,林镇大街。

稀稀疏疏的商人开始一天的忙碌,摆好摊,一热闹,便是会有一片生龙活虎之景出现。生活不易,起早贪黑的劳苦大众,在他们熟悉的领域纵横,只为谋获钱财。

洛亦也是起早贪黑,他一大早上就堵在玉叶商会的门口,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老书在看,认真细心的模样让人不忍心打扰。

他专攻符文的路线,文献上的一品符文记载他看了一遍又一遍,希望从中理会,找到更好的且更不同的意义阐释。可就算再刻苦,人也是有极限的,洛亦现在需要的是让时间去打磨自己的造诣,让自我沉淀。

不多时,从玉叶商会的不远处,那大街上走来三人。

青衣的姐妹花大小姐,一位妹妹灵动可爱,但比起风尾蝶差了点,一位姐姐冷雅艳丽,但真实性子洛亦猜不准。还有一位青发男子身穿华贵黒衫,颇为气度昂扬。

“洛小友来得真早啊!”叶安大师大步走来,含笑道。

“不,刚到。”洛亦淡淡道,“走吧。”

一个见面,叶雪瑶先是如同小虎扑上去,把洛亦给抓住,一个不注意,一不小心洛亦手中的书便被来者夺了过去。她没多说什么,被书所吸引。洛亦也不生气,风尾蝶也常常这样对他,反正看不懂的地方就会叫自己的。

不多说废话,叶安大师领路,洛亦随之其人,姐妹二人亦是相随。只不过,这位叶冰瑶姐姐怎么也跟着去?洛亦不追究,她叶冰瑶要跟着去离丰帝国是她的自由,身为玉叶商会的掌舵人偶尔偷懒一下也不是不可以。

然而,路还未走十米远,便是有一位管理员从玉叶商会内急忙跑出。

那是一位戴眼镜的短发姑娘,上前来就是对叶冰瑶急切道:“大小姐,您昨日为什么裁员?那么多符师都没有了,现在商会内的符文刻画部是手忙脚乱的,就算是忙累一天,也不能完成平日的十分之一销售量。”

嗯?

洛亦心中一疑,他都帮玉叶商会刻画了两百道一品符文,眼下竟然还有这出话,这位叶冰瑶大小姐在搞什么鬼?

“放心,今天晚上一切都会安然无恙。”叶冰瑶冷声道,“不用着急,现在能做出多少是多少。”

“这……”短发姑娘迟疑了一会儿,无奈道,“好的。”

说完,于是转身走回玉叶商会内。

叶冰瑶则是会心一笑,放心,我都安排好了,先等你们看我出丑,然后再给你们扇巴掌。

洛亦一行人也是很快上了车,路上,车里,叶雪瑶开始叽叽喳喳问洛亦一些问题。两人的聊天话题果然很有共同点,洛亦与她聊着,原本的那张冷淡脸庞也露出了笑颜。

“小亦,这个麻火纹你是怎么刻画的?”叶雪瑶娇声问道。

洛亦带了文献,叶雪瑶自然也少不了,从她的手上将一本书捧过来,洛亦摊开一页,随后,又找到另一页的符文图解,道:“麻醉纹加上火焰纹,就像这样。”

说着,洛亦祭出源纹笔,直接在自己的左手背上刻画起来,纹勒一笔笔浑然天成般,行云如流水间有火属性汇聚的味道,不一会儿洛亦便将这伪二品的符文画好。

洛亦淡笑道:“其实许多符文都可以融合在一起,只不过都需要尝试。例如,纯粹的火属性与土属性符文相加,形成陨炎纹,可堪比三品符文。还有风与雷,水与木,力与暗甚至三四种不同性质的符文相加,等等。”

“那如果尝试失败了会怎样?”叶雪瑶娇声问道。

洛亦微笑道:“可能会爆炸,动辄就是神魂被反噬,自身受外伤。”

叶雪瑶认真点点头。

此时觉得,洛亦不是个小孩,反而这位小小姐比他更小。洛亦所说的这些,前人有尝试过,但不会像他这样肆意妄为,他是皮糙肉厚神魂强大,但叶雪瑶一个玩心太重之人,算了吧。

现世有的符文典录,是前人一步步摸索得来的成果,若要创新,需要下铁功夫。俗话说得好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。

洛亦能通过两年间的自学走到如今这一步已是不易,他的符文造诣将来会有属于自己的体系。

聊了许久后,一旁的叶安大师也是受益匪浅,他一介炼药师去听符师的学习课程,从洛亦嘴中却听出了个新世界。符文辅佐炼药,这是头一回。

一般各各行业的宗师都是独善其身,各行其道,很少有人想过两者相辅相成。就算是有其者,也不会将其所获之心得共享而出的。

自一万年前起,这便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至于比一万年前更前,那个时代的文明可能早已不被铭记。

洛亦与叶雪瑶聊的话题开始渐少,谈论完一个话题后会时不时中断,车程依旧。

这时,叶冰瑶插话进来,声音略显清冷,半带请求问道:“洛亦,你的符文造诣很强,我想聘请你来玉叶商会指点一下一品法师,可以吗?”

“大小姐,恕我直言,不能。”洛亦解释道,“就我这豆丁大一个人,与那些一品符师的傲气相撞,你说合得来吗?”

呃……叶冰瑶想了想,也对,眼前这位书生小少爷还没十岁。在洛亦这个年纪,叶冰瑶不知道自己是在干些什么,当灵师却整日不好好修炼,副职业一个也看不上。于是,叶冰瑶这个想法暂时放弃,等以后洛亦的名气被她打出来了再说。

实则,洛亦不想去教符文刻画,主要是他要刻苦修炼。一年内他必须踏入初凡境,他也要像风尾蝶一样,成为不可多得的天骄。

转眼,已至傍晚。

离丰帝国,王城。

此城中央,第一大型拍卖会场,柯达拍卖商会。这是一片汇聚之地,达官贵人皆向其内步入,来人大多是大腹便便者。

洛亦与叶冰瑶等人很快进入后场地,在叶安大师的带领下,洛亦很快见到了柯达拍卖商会的一位鉴宝大师负责人。

翻手而出,洛亦将三件宝器拿出。一柄天源兵,一口灵宝,一杆魔戟,他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就给了这位鉴宝大师老者。叶冰瑶与叶雪瑶还有叶安三人差点没看傻,老者也是懵了。

洛亦随口说道:“这是我家老鬼头不要的破铜烂铁,老爷爷,你看能不能帮我卖了。”

破铜烂铁?你确定管这种东西叫破铜烂铁?

老者鉴宝三十载有余,从未见过如此夸张之人,一口气就祭出三件大宝器。老者眼光毒辣,一眼便是看清楚了这三件宝器都是货真价实的。那么,眼前这位书生小少爷绝对不简单,肯定出自大陆某个大势力。

老者愣愣点点头。

随之,洛亦等人离去,进入会场。

当洛亦等人离去不到十息,这位老者掂量着手中的三件宝器,收好,旋即叫来一位华服女子,匆忙道:“将方才那位小少爷的黄级坐场换成天级坐场,快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老者见华服女子离去,浑浊的眼眸再次看回手中的乾坤袋。那里面有三口宝器,强大的气息从洛亦拿出来到现在为止都未曾显露,这是大能的手笔,否则光靠那杆魔戟所释放出来的凶煞之气便可令人窒息。

这位小少爷来头绝对不小……

.

林镇,仁张商会。

一间议事小厅内,一位面色如土,颇为放荡的青年正坐于太师椅上,悠闲地享受着饭后的余生。等他休息够了,便会是夜生活丰富的开始。

他心中想着,今天心情好,大爷我要叫三个妞来陪我玩个痛快。

这时,房间的门嘎吱一声打开了,青年睁开一只眼眸一看,迎面走来的是一位中年人,微胖的身材,华贵的褐绿礼服,想来此位中年人方才去参加过什么大事。

“爹,回来了。”青年懒散说道。

这位中年人正是青年的父亲,名为张执,是仁张商会的主人,整个林镇最有威望的几人之一。

“波儿,事情我已经办妥了,玉叶商会的那些符师都到了我们仁张商会麾下,加上你聘请来的那位,我们仁张商会的符文产量将会是以往的两倍。”张执弧嘴邪恶一笑道,“玉叶商会那个蠢女人,不知道在干什么,无缘无故开除符师,简直是荒唐的笑话,相信不出一年时间,从此林镇便会再去玉叶商会。”

“爹,你放心,我会让玉叶商会更快消失的。”张波扶稳太师椅,脸上狰狞一笑,道,“叶冰瑶那个女人,我早就看她不顺眼好久了。我会好好玩弄这个女人于股掌之中的,当然,她妹妹我也不会放过,嘿嘿,我会把她们变成我的小妾,甚至是女奴。”

于他们父子二人而言,叶冰瑶这昔日冰雪聪明之人,此时一塌糊涂,不知道是被谁蛊惑了,还是吃错药了。将好不容易弄来的商业力拱手相让给了仁张商会。他们也懒得去追究叶冰瑶究竟还打了什么算盘,反正仁张商会是见缝插针,定让玉叶商会一觉不起。

点点头,张执轻声道:“波儿,那我先会府休息了,你也早些睡吧,这几日你也很辛苦了,别去逛什么窑子的,你可是我张执的儿子,未来仁张商会的继承人,凭你的商业头脑,想称霸林镇不是问题。”

张波笑道:“知道了,爹,那您回府休息吧。”

张波不会去逛窑子,不可能。等张执前脚一走,张波一定是溜出仁张商会去潇洒快活一个晚上。

这父子二人野心勃勃,能走到如今这番成就,是费尽心机。若是日后称霸了林镇,一定会去危及其他地区。

此等祸害,应当早些藏匿抹杀在罪恶的摇篮之中。

张执走出门边三步,太师椅上的张波立马起身,扭扭头,舒展一下筋骨,准备去活动一番。

“不好了,老爷,少爷!”

然而,此时门外突然传来急声相报,张波之父张执立马一个回马枪杀了回来,张波旋即装模作样躺回太师椅。

“咳,怎么了,爹。”张波略有些贼兮兮笑道。

张执后面是一位跑腿小斯,父子二人都看向后者,后者则是一脸紧张。

“说。”张执赐了一个字。

跑腿小斯这才怯生生开口说道:“老爷,少爷,青锋门垄断了我们仁张商会的符文货源,甚至连丹药的销售他们也取消了一半订单,说是让我们降价一半才肯将订单给要回。”

“什么?!”

张家父子二人大惊失色。

不应该啊,怎么会这样,青锋门是在林镇保持中立的存在,再者,此时玉叶商会已是失利,青锋门怎么说也会较为偏袒仁张商会才对,可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

“说,说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”

跑腿小斯被吓得全身在颤抖,但还是鼓起勇气如实相告道:“据说是玉叶商会突然向青锋门销售了一百五十道一品符文。”

“不就是一百五十道一品符文吗,一定是原本就有的存货。”张执怒道,“青锋门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这个才这样对我们仁张商会的。”

跑腿小斯继续说道:“老爷,据说那一百五十道一品符文都是上乘之品,是堪称刻画完美的一品符文。”

“什么?!上乘之品?!”

这下子是真震惊了,林镇这贫瘠之地竟然被玉叶商会的叶冰瑶搞到了难以想象的货物,一口气就是一百五十。

难怪,难怪……

张执与张波相视,此时他们父子二人想到了同一个点上,叶冰瑶将裁员之事做得风风光光红红火火,让大街小巷都知晓这一档子蠢事。可谁又曾去想过,叶冰瑶到底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。

这一百五十道上乘之品的一品符文一定不是凭空而来的,叶冰瑶还有一张底牌,且是真正的王牌。

“查!传令下去,将这件事情给我查个清楚!”张波拍椅起身,怒气冲天道。

“是。”

应了一个字后,小斯撒丫子就是跑了。说实话,这活真不是人干的,小斯跑路上来之不易,深怕这里头两位气不打一处来,拿他开刀。

“叶冰瑶,你个臭娘们,给我等着!”

张波心中怒气冲霄,他堂堂张家大少,竟然被人如此摆了一道。究竟是谁?张波找出来定让他不得好死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